第673章 没有的事

小说: 霍少宠妻太深情 作者: 九家酒 更新时间:2019-03-11 21:01:22 字数:2379 阅读进度:673/1175

“别这么沉不住气小雪,你应该知道,我脾气并不好。”南广连语气里都带着笑,但那笑太假了,也太阴寒。南雪想起这人那恋态的手段,咬牙把不客气的话吞了回去。

闷声道:“你来干什么?”

“来告诉你一个秘密。”

南雪立即心生警惕,以她对这家伙的了解,他根本不是一个乐于分享的人。

南广道:“莫天哲还活着。”

石破天惊的一句话落下,南雪当即跳了起来:“不可能!”

**

“不可能!”

嘭地一声,水杯从莫小满手里掉落在地,碎成了一地残渣。

她猛地站起身,手掌发抖,死死地盯着杨帆,被他带来的这突如其来的消息砸得头晕目眩,只觉得口干舌燥,什么话也说不出来。

后者神『色』冷肃,缓声重复道:“不管你信不信,消息确实属实。”

他刚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,也久久回不过神,一个死了十几年的人,现在突然得知他还活着,怎能不惊?杨帆几乎可以想见到,一旦这个消息泄『露』出去,直接的结果就是引发轩然大波!

莫小满跌回沙发上,双眼发直,任谁得知已故的人还活着的消息,恐怕心情都无法平静。

“如果他还活着,为什么这些年他一直藏着?为什么他不来找我……”莫小满紧握着拳头,浑身血『液』仿佛沸腾起来,细微颤抖渐渐自双手扩散,漫延至全身。

她很快冷静下来,那人还活着的话,绝不可能放任她这么些年在外挣扎,他那么宠爱她,绝不会看着她受苦却置之不理。

杨帆道:“因为他只是活着。”

“什么……意思?”

杨帆盯着好,一字一字道:“活死人。”

莫小满心脏狠狠一缩!

**

莫天哲还活着的消息,如同长了翅膀一样,秘密流向各个地方,到达许多人耳中。

每个人反应各不相同。

破军组织内部第一时间将所有在外的重要成员召回,召开紧急会议。

各方势力暗流涌动,兵荒马『乱』。

病房里,霍苍站在窗边,失神的盯着窗外一个正忙着织网的小蜘蛛。良久,他问:“消息属实?”

唐夜道:“属实。”

又是一阵沉默,霍苍笑了:“神只组织的那个老不死,下的一盘好棋。”

一个莫天哲,可以引得多方人马前扑后继,而那老不死,只需要织出一张大网,坐在网中等着猎物上门。

即便明知道这是陷阱,依然还会有人往下跳。

比如,莫小满。

别说莫天哲是个活死人,他就是一个死人,也能搅动风云。

霍苍道:“去联系刑天戈。”

“是,少爷。”

唐夜走后,霍苍在沙发上坐下来,发现自己双手在发颤,他皱了皱眉不理会,闭上双眼,深吸了一口气。

随后听到了脚步声。

唐夜离开的时候病房门并没有关,这是霍苍要求的。

十二点整。

莫小满准时从门口经过,这半个月以来,每天如此。

那种被注视的感觉又来了!

莫小满抱紧保温桶,强迫自己不要转头去看,其实根本不需要去看,也知道霍苍此时是个什么表情。

推开厉爵病房的门,厉爵正在修剪一束花,那是于影儿送来的,这几天厉爵闲着没事儿的时候就给它浇浇水,剪剪叶子。

这花不知道于影儿是从哪里弄来的,搬来的时候枯黄枯黄的,焉儿的很,花也没开几朵,半死不活的样子,经过厉爵照顾几天,花的长势明显好了许多。

莫小满走路没什么声音,厉爵像是后脑长了眼睛似的,人坐在窗边顾着手里的活儿,头也没回的道:“明天了你就不用这么跑来跑去的了。”

“你明天出院?”莫小满将保温桶放桌上,将里面的东西一样一样拿出来。

厉爵将花盆放回窗台,欣赏了一会儿自己的杰作,这才控制着轮椅转过来:“是啊,住的太久了,浑身都不舒服。你这么天天跑来跑去也很麻烦,等我出院你也不必这样几头跑了。……今天做的什么菜?”

“排骨莲藕汤,三文鱼,素炒蘑菇……”莫小满正报着菜名,厉爵便到了近前,看着这些菜不禁食指大动。

接过她递来的饭,夹了一块鲜嫩的鱼肉,“小满,等我出院以后,你搬我那儿去还是我搬你那儿去?”

“……啊?”莫小满有些心不在焉,回过神来下意识问:“为什么要搬?”

厉爵笑望着她:“你该不会是忘记了,咱们已经结婚了的事情吧?难不成咱们刚结婚就分居?”

莫小满干笑两声:“这个……没有的事。”

最近事情太多,她的确是把这茬儿给忘记了。

厉爵忽然道:“对不起。”

莫小满一头雾水:“好好的你道什么歉,难道背着我做了什么亏心事?”

“好不容易结了个婚,最后连戒指都没戴上,你说我该不该道歉?”厉爵唉声叹气,却分明带着玩笑意味,“要不然等我出院以后,咱们再结一次,把戒指补上?”

“顺便再让南广寻着机会再算计咱们一次?”她好笑的道,“戒指戴不戴都无所谓,不过是形式上的东西,不重要。”

厉爵笑了笑,不置可否。

不重要,是因为结婚的对象不对,要是这个结婚的人是自己心里的那个人,所有的形式都会变得重要,不想留下半点遗憾。

他暗里『摸』了『摸』病服口袋里装着的戒指,本来想给她戴的,现在却觉得没必要了。

莫小满顺手给他盛一碗汤,瞥见剩下的那个空碗,她动作顿了顿,朝门外看了一眼,大开的病房门外,一无所有。

厉爵突然说:“奇了,霍苍那家伙今天居然没来蹭饭,难道是出院了么。”

“没出院……”莫小满急忙收回视线,回过神来觉察到自己答的太快,下意识想弥补什么,张了张口,又觉得有些多余,便没再提这茬。

东拉西扯的和厉爵聊了一会儿,眼神却时不时扫过那给霍苍准备的空碗。

刚才路过霍苍门外被盯住的那感觉突然袭上心头,她低头喝了口汤,回过神的时候,听到厉爵正在叫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