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99章 喜欢什么口味

小说: 霍少宠妻太深情 作者: 九家酒 更新时间:2019-03-12 14:18:25 字数:2369 阅读进度:699/1175

这五年,她笑得太少也太虚伪。

但是自从回到b市,回到那个男人的身边,她的笑容渐渐多了起来。

也许杨辰说的对,她不开心,只是因为没有遇上那个对的人。

而这个对的人,不是他,不是厉爵,不是任何一个谁谁谁,自始至终,只有一个……

那就是霍苍。

**

房间里,莫小满高兴的像个神经病一样,一个劲儿乐呵。

一会儿又看一眼纳兰给她的那颗糖,一会儿又不知道想了些什么,时不时无声发笑,像个快乐的小孩子。

卧室门开着,但卧室里灯没开,里面能清晰的看到客厅里发生着的事情,从外面却无法看到里面的情形。

她不知道霍苍已经醒了,正躺在床上饶有兴味的看着她的反应。

她一笑,他则跟着笑。已经很久没看到她这么开心了,眉梢眼角,一扫先前的阴霾,处处洋溢着喜悦。

霍苍见她时不时看向那被她极为宝贝的放在桌上的糖果,有点不能理解,横看竖看,她似乎都是因为那一颗糖果而高兴的。难不成,这颗糖果什么是什么重要的人送的?

正想着,莫小满突然扭头望来!

只见卧室里昏暗一片,什么也看不到,但那种被注视的感觉,却挥之不去。

莫小满起身来到卧室,就着客厅透进去的光看了一眼,霍苍正睡着,并没有醒。

她皱了皱眉,退了出去。

霍苍心里难得的冒出一丝作贼心虚的感觉来,心跳有点加速。不过如今的她也未免太敏锐了,不过是多看了几眼,她居然就能察觉到,这是多么可怕的直觉!

听到她转身的声音,他才又睁开眼看去,不料这一看,正好撞进莫小满的双眼中。

原来她只是假装离开,一直看着这边。

四目相对的瞬间,霍苍没什么表情,片刻后,装作没睡醒的样子,又重新闭了双眼。

莫小满愣了下,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自己刚才都在客厅里做了什么,脸『色』轰地爆红,急忙假装无事发生过,转身,几步冲进洗手间!

一进洗手间她就狠狠往自己脸上泼冷水,一直到脸上温度降下来才作罢。清醒过来地,才觉得多丢人。

刚才自己一个人偷偷乐呵感觉倒没什么,但有一个人一直在看着你,这么一想,就觉得那种行为真是……太傻了。

好尴尬……

莫小满把自己关在洗手间里近十分钟,但她不知道是不是太过紧张,居然没有关门,客厅的洗手间距离卧室没多远,她在里面弄出来的动静霍苍听得清清楚楚。

即便没有看到,通过那些动静,霍苍也能猜到她在里面干些什么。

突然觉得……很可爱。

自从她成为执行者回来,就像变了一个人,任何时候看她,她仿佛永远都那么冷静冷情。有时候这种冷静十分让人讨厌,如今『露』出这种窘迫的反应,让他一下子想到那年初逢时她的样子。

不仅胆小,还容易害羞,一逗就脸红结巴……

莫小满回来的时候,霍苍依然在装睡。

莫小满本来也想这事假装什么都没发生就算是过去了,但你说你霍大少爷要装就装的久的点行不行?不要等她一转身,就睁开眼好吗?!

而且你要看就看,别等她转身看去,又假装睡着,真的……很叫人无语啊好吗!

莫小满真不知道该说什么,又尴尬又无语。等到她洗澡出来,再一次察觉到霍苍的视线时,她猛地扭头,这下霍苍来不及闭眼,索『性』便不装了。

一时寂静。

片刻后,霍苍道:“你喜欢吃糖果?”

这么多年了,他今天才知道她原来对糖果这么情有独钟。

他果然看到了吧!

莫小满脸上一阵白一阵红,“不喜欢!”

霍苍摆明了不信:“是么。”又问,“你喜欢什么口味?”

托温尧的福,温尧投喂纳兰的时候,总喜欢时不时在他们面前提一提糖果的种类和口味,霍苍勉强记得几种。打算等回去以后,买点糖果屯起来。

偏偏他一本正经,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,又那么理所当然,越是这样,莫小满越感觉燥的慌。

她脸如火烧,故作冷淡的道:“说了不喜欢!”

霍苍见她冷下来的脸,微微拧眉。

当着他的面说不喜欢,却明明对那颗糖果稀罕的很。

难不成……

那么开心不是因为糖果,而因为送糖果的人?

这么一想,他顿时不淡定了!

从前从来不反省的霍大少爷,最近反省出一套很有用的方案来,那就是不与莫小满强争辩。

她说不喜欢,那他就当她不喜欢,不再说什么。

见他不再纠缠糖果的事情,莫小满悄然松了口气。霍苍这种从小被寄予了厚望的人,是永远不会明白,她这种十几年一直活在被否定的世界里的人,有多么的渴望别人的信任。

无关任何其它外在的东西,就是纯粹的信任,那是足以让她这样的人,赴汤蹈火的东西。

或许,在旁人看来,根本不值一提。

她从柜子里取了被子往外走,霍苍追问:“你去哪里?”

“睡客厅。”

话音落下,她已经出去了。一抖被子,在沙发上躺了下来。

这几天以来,她的神经一直紧绷着,现在忽然放松下来,不一会儿就沉睡了过去。

半夜里,霍苍捂着伤口艰难地下了床,挪着了步子蹑手蹑脚的来到客厅,怕吵醒莫小满便没有开灯,『摸』黑在茶几旁边找了一阵,不小心牵动伤口,疼的他冷汗直冒。

一不小心膝盖便撞上茶几,他忙捂住膝盖,尖锐的角简直撞进了骨头里,钻心的疼。

霍苍闷哼一声,一个大喘气伤口再度扯疼,一瞬间双重刺激。仿佛嫌他不够刺激似的,就在这时候,莫小满的声音从头顶上响起。

“你在干什么?”

霍苍:“……”

平生没干过半夜‘偷’别人东西这种行当的霍大少爷有点心虚,憋了半晌,他憋出一句:“口渴。”

啪,灯开了,莫小满似乎并没有觉得他这话有什么不妥,打着哈欠去给他倒了杯水,递到他面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