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95章 不该存在的

小说: 霍少宠妻太深情 作者: 九家酒 更新时间:2019-03-14 13:45:11 字数:2493 阅读进度:895/1175

用那种冷幽幽的眼神,眨也不眨的盯着她。

而那一句‘找到你了’更是如附骨之疽,不断的在她耳边响起,仿佛莫小满就在她身后一样。

她拼尽了全力,却不知道她其实一直在相同的几条路上打转而已。

莫小满不急不徐的跟在她身后,看着她发疯。

每当南雪停下来一回头,就能看到数米之外莫小满的身影。

她尖叫着想要远离她,却发现无论她怎么逃,莫小满始终在身后,如同鬼魅般形影不离。

“姐姐!”南雪突然崩溃的跪下来,整个人缩在一处墙角,惊恐的看着缓慢行来的莫小满,如同小时候一样,语气软软的唤着她。布满血丝的眼睛里,既有恐惧,又有种在莫小满看来近乎荒唐的期待:“姐姐,是我错了好不好?你别再过来了,求求你,别过来了……爸爸说过的,你不能欺负你,你必须要好好照顾我的你都忘记了吗?!”

多年以前,南雪来到了莫家。

那个时候,莫天哲牵着她的小手来到莫小满的世界,把那只小手,放在了同样年幼的莫小满手里。

说过很多很多话。

莫小满已经有些记不清了。

但是有一点她始终记得……

当初,她是真的喜欢过这个妹妹的,也曾付出过真心去善待她。

就连家破人亡之后,她也一直记得要好好照顾她。带着这个妹妹东躲西藏,饿的时候,她让她先吃饱。渴的时候,她让她先饮足。有危险的时候,她把她藏在身后……

可是她和她的父亲一样,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。

就是不该留着一个恶魔在身边。

这一刻,她的眼前很多张脸孔一一闪过。

她想到了自己的父亲,母亲,还有许多当年用生命保护她的那些不认识的叔叔阿姨……最后,她想到了南雪。

南雪还在求饶,一声声的姐姐,叫得可真好听。

莫小满道:“从一开始,你就不该存在的。”

南雪听见她这样说,那眼神看着她,又不像是看着她。

片刻后,莫小满虚虚的眼神,实实在在的盯住了她的脸。

从她的眉眼,一寸一寸看着。

然后她摇了摇头,转身离去:“你从来就不是我家的人。”

一个莫老用尽手段算计了莫天哲,与一个陌生女人生下的……阴沟里的老鼠罢了。

南雪愣愣地看着她转身离去。

后面那句,莫小满没有说出口,可是南雪却懂了。

“我才是莫家大小姐!我才是!莫小满!你凭什么?你凭什么!!”

她冲着莫小满的背影发疯似的尖叫,莫小满却始终没有回头。

南雪彻底疯了。

她不顾一切的冲过去,却还没有靠近莫小满,噗地一声,一颗子弹没入了她的眉心。

她僵立在原地,瞪大一双如同恶鬼般的眼睛,不甘的瞪着那道离去的身影。

那人依然走的很慢,似乎虚弱极了。

却始终没有再回头看一眼。

嘭地一声!

南雪的身子重重倒进泥土里。

她所有的不甘,都随着那逐渐黯淡下去的眸子,永远的寂灭。

在失去意识的最后一刻,她仍在想,应该早点把莫小满杀了的……

**

傍晚时分。

坐在直升机里的霍苍,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。

那个号码只有几个数字,就像是『骚』扰电话打来的。鬼使神差的,他就接了。

电话一接通,那边只有风声,透过听筒传来,那声音有些失真。

有轻微的呼吸声传来,甚至听不出来是男是女,霍苍却紧张了起来。

“莫……小满?”

良久,他轻声问。

那声音轻极了,像是怕稍微大一点,就会把对方惊散一样。

过了几秒,那头才传来莫小满含笑的声音:“嗯。你怎么知道是我?”

“猜的。”霍苍的声音听起来十分平静,没人知道,他等这个电话,等了几个小时。

他知道她打过电话给杨帆,厉爵,刑天戈,甚至唐夜和温尧,她都跟他们通过电话了。yuyv

独独缺了他的那一通电话。

最终他还是等到了。

听着那边夹杂在风声里几不可闻的呼吸声,他眼中的寒霜缓缓消散。

他整个人异常专注,仿佛不像是接的一通电话,倒像是在做什么重大的决定似的。整个人浑身紧绷着,原本放松的坐姿变得无比端正,比小学生上课还要端正。

靳城在旁边,从他叫出莫小满的名字的时候,被霍苍给传染,也跟着紧张了起来。

一直在旁边小声问:“是大嫂吗?她没事了吧?她现在在哪里?”

霍苍此时哪里管得了他,已经这么久没见她了,只想多听听她的声音,哪怕只是传来的微弱的呼吸声,落在他耳中也如天籁。

就像一颗定心丸,定住了他原本波澜起伏的内心。

偏偏靳城这人没有唐夜一半知趣,一个劲儿的在旁边说话,害得他想说什么都忘了,那边莫小满也没再说话。惟有风声呼啸声透过听筒传来,让霍苍有种仿佛刚才那边说话的人只是自己的幻听一样。

他横了靳城一眼。

那一眼,饱含着警告和杀气!

靳城:“……”

他默默地举起双手做投降状,怂怂的退到了一旁。

要不是这里空间只有这么大,他真的想有多远滚多远。

霍苍瞪了他一眼后,转头捧着个电话,眉目一下子温软下来:“嗯,是靳城。”

又问:“你还好么?”

他的眉目是温柔的,但那声音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或许是太紧张所致,显得有些冷硬。

他自己显然也察觉到了这一点,悄悄地深吸了几口气,好像怕做错事一样小心翼翼,“有没有受伤?”

整个过程靳城全看在眼底,这一刻他心里说不上是什么感觉,扭开了脸。

电话那一头,莫小满独自站在距离小镇不远的一处海边的礁石上,轻风拂起她的衣服和发丝,听到男人的声音,仿佛空落落的胸口,被什么东西瞬间填满了。

暖暖的。

属下在不远处站岗保护着她,一边注意着周遭。

她身上的伤已经处理过了,脸上的红肿也已经消了下去,她望着远处的晚霞,听到男人的声音,不用看她都能猜到他此时的小心翼翼。

好像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,霍苍在她面前变得总是格外小心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