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33章 没有把握

小说: 霍少宠妻太深情 作者: 九家酒 更新时间:2019-03-17 12:52:31 字数:2755 阅读进度:933/1175

靳城心事重重的开着车离去,半途中,看到了一个徒步行走的人。

那人穿着普通,看不出什么特别之处。

因为心中有事,他便没有对一个陌生人过多关注,车身缓缓与对方擦身而过。

他下意识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,发现对方一只腿有问题,行走间一瘸一拐,有些困难的样子。

靳城没有当回事,等快到市区的时候,他猛然想起那个人的走路姿势……那绝对是一个练家子!

他隐约记得,当时怀里还揣着什么东西。

“糟了!”

他急忙调转车头往回飙,脑门上沁出一层冷汗。

自从神只倒台以后,遗留下来的那些余孽总是时不时出现『骚』扰一下,大部分都藏着匿着,被刑天戈那狗鼻子闻出位置来。

就连靳城这里,这段时间也有不少人上门来报复。

没有神只这棵大树在顶上遮风挡雨,一些四散的小鱼小虾自然掀不起什么风浪。只是霍苍如今一家四口过着宁静的生活,任何人去打扰,都不可饶恕!

跃野车如同一道闪电,在山道上疾驰而上。远远便看到那人接近了别墅,靳城心头狂跳!

当他看到那人伸手掏进怀里拿了个什么东西出来时,他的心脏都提到嗓子眼儿了,车没停稳便跳了下去,一把扼住对方喉咙,将对方压倒在地!

“你是什么人?!”靳城见对方一脸愕然的,一动不动,察觉到对方没有反抗的意思,力道不由得小了几分,大声喝问,惊动了院子里的一家人。

大宝停下画笑,小宝像只被惊动的小『奶』猫似的直起身,抬头好奇的望来。

霍苍几步走来,靳城急得大叫:“苍哥别过来!这小子手里有炸弹!”

霍苍步伐顿了顿,“炸弹?”

被他压在地上的男人更吃惊:“炸弹?”

靳城一愣,对方那张胡子拉碴的脸上写满了委屈与震惊:“靳爷,饭可以『乱』吃,话可不能『乱』说啊!一不小心你就成了造谣你知道吗?!你哪里看到我有炸弹了?你说啊!”

“你刚才掏的……”靳城朝他手里看了一眼,怔了怔。

那手中握着的,赫然是一个档案袋。

靳城不肯放手,谁知道一放手,对方会不会下一刻就撕开衣服『露』出腰上的炸『药』?

这么一会儿,霍苍已经到了近前,打量了这人两眼,没什么情绪的问:“你来这里干什么 ?”yuyv

这人见到霍苍挺高兴,想起身,奈何被靳城禁锢着,起不来。只好仰着脸说:“霍少爷,我是受人之托,给你送东西的。”

霍苍道:“阿城,把人放开。”

靳城犹豫了一下,才把人松开。

这人一跃而起,拍了拍身上的灰尘,将手中档案袋隔着围墙递过去。

霍苍面无表情的打开,里面有厚厚的一沓文件,将将翻了两三页,他瞳孔狠狠一缩,脸『色』巨变,连拿着文件的手都抖了起来。

靳城一见,再度将对方扣住,狠狠抵在围墙上,对方险些被他勒断气。

饶是如此,对方竟也没有反抗。

片刻后,霍苍低声开口:“松开他。”

他的声音颤抖而低沉,像是努力地在压抑着什么。

靳城不明所以,紧张的问:“苍哥,这些是什么?”

霍苍却顾不上他,双眸死死地盯着这个陌生人,仿佛用了极大的克制力,才没有冲过来:“这些东西……是真的?”

对方『揉』了『揉』被靳城掐疼的脖子,点头:“当然是真的。”

“谁给你的?”

“哦,我家主子。”这人看了靳城一眼,小心的挪开了一米远,才说:“就是那个谁……”

霍苍已经猜到了。

靳城怒问:“到底谁?说不说?不说老子掐死你!”

这人敢怒不敢言,委屈的大声道:“就是……就是南广啊!”

靳城:“……我『操』!”

靳城的第一反应就是弄死这家伙,霍苍阻止了他。

霍苍拿着那份文件,手一直抖个不停,像是努力压抑着什么,整张脸显出几分狰狞扭曲。他对靳城说:“联系刑天戈,让他把林老找过来。”

说完,他看了那人一眼,眼中迸出杀气,对靳城道:“把他带走。”

这人怂的一匹:“那个……霍少爷啊,您该不会是想杀人灭口吧?我主子先前说要等到莫小满死了再把这个东西送给你的,我听说刑天戈这边有政策,说自首的人,会宽大处理,所以我才这个时候把东西送来的,就是不想东躲西藏的过日子,您让靳爷带我走,难道不是想卸磨杀驴?这、这不厚道吧!”

靳城呵呵冷笑:“不杀你,就是给你安排个好住处,你放心,我们啊,优待投案自首的人。如果你还能再提供点有用的信息……”

“当然当然,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!”对方很狗腿。

靳城:“……你们神只的人都这样?”

“那肯定不是的!”对方拍着胸口说,“就只有我们主子说了,神只一倒,咱们也说就散了。要是被刑天戈还有你们追杀,那就把来自首,把知道的都说了,争取多帮你们抓点人,谋个自由身。”

靳城:“……”南广这厮,究竟是个什么奇葩!

但是他对霍苍手里的那份文件更加好奇!

**

两个小时后,刑天戈带着一个老人来了。

正是许久不见的林老。

见到霍苍,他连看都没看一眼,径直走向莫小满。

此时,莫小满已经被霍苍抱到了床上,安静的模样,就像只是在浅眠。

林老在床边坐下,替莫小满把脉。

这一把就把了十几分钟。

刑天戈迫不及待的问:“林老,你睡着了吗?”

林老原本半阖着眼睁开来,瞥了他一眼,这才施恩似的瞧向霍苍。霍苍忙将手中文件递给他,不发一语坐到另一边,握住莫小满的手。

仔细看去,他的身体在轻轻颤抖着。

林老捧着文件翻了几页,又看了眼莫小满,猛地起身,文件一合,斩钉截铁的对霍苍说:“我要把她带走!”

若是从前,霍苍必然想都不想就会强硬的拒绝。

如今听闻这话,他隔了半晌,沉声问:“你能治?”

“可以一试。”林老见他目光幽冷,丝毫不惧,冷哼一声:“我曾经是莫老第一实验室的小组长,这个东西……”

他晃了晃手里的文件,不知想到了什么,语气中满是嫌恶:“有我一份功劳。当然,如果你能把神只实验室那群人找来,也不用我来试。”

可是,那群人,已经和莫天哲一同被南广给炸了。

霍苍吻了吻莫小满的手背,问:“几成把握?”

“没把握。我说了,我只能一试。”林老转身往外走,扔下一句:“你自己考虑。”

林老一走,刑天戈见霍苍眼中只有莫小满,无趣的『摸』了『摸』鼻子,跟着出去。

到了院子里,两人站得远远地看着安静画画的大宝和无忧无虑捉蝴蝶的小宝,一时间均未作声。

良久,刑天戈看了眼林老手中的文件,忍不住问:“这究竟是什么东西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