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一章 喜悦第十七

小说: 荆棘手札 作者: 临安九家 更新时间:2020-08-01 22:06:08 字数:2278 阅读进度:41/41

就您这请人喝水喝功能饮料,请人吃饭吃回锅肉的骚操作,有哪个小姑娘能受得了。

——杨可宜

杨可宜在咖啡馆里坐了一下午,直到独自饿得咕咕叫才起身离开。

住在学校周围,好处是环境单一上班距离近,可是也有不好之处——那便是一放假,小区周围的店家就会跟着放假,好一点的商家会一日之中开门半天,洒脱一点的商家就干脆直接不开门。杨可宜一路踱步往好吃街而去,然而一路行来,街上的店铺却也关了大半,就连平时热闹的奶茶店也早早歇业,整条街显现出异样的寥落与孤寂。

杨可宜走得有些漫无目的,直到小街快要走到尽头,她才发觉无忧面馆竟然还开着,她有些留恋红烧牛腩面的味道,没做多想便走进面馆之中。

秋夜天凉,那个笑容灿烂的老板娘也没有再拿蒲扇,她照例递过菜单,问客人想要吃些什么?

杨可宜没有翻菜单,径直答道:“红烧牛腩面,加一份青菜,谢谢!”

“好嘞,马上就来。”老板娘扭头就冲后厨嚷嚷着客人的需求,后厨师傅应了声好,店里又恢复了宁静。

过了大约五分钟,面条出锅了,还端没上桌杨可宜便已经闻到了那浓郁的香气。然而,她抱着面碗刚吃了两口,便听见有人喊:“杨老师,你怎么在这儿?”

杨可宜抬头一看,居然是一身便装的曹向阳,他好像刚打过蓝球,额头上有细密的汗珠。

杨可宜赶紧伸手挪了挪自己面前装蔬菜的那个瓷碗,招呼道:“快请坐。”

“你不是回家去了,怎么提前回来了?”

杨可宜苦笑一声,已经无力解释了,“嗐,别提了,实在扛不住我妈的高压政策就回来了。”

曹向阳点点头,没有多问,他点了香辣排骨面,便和杨可宜两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聊了起来。

“我节前去看了覃校长,他已经拆线了,情况还不错。”

闻言,杨可宜不禁笑道:“那真是太好了,覃校长平安无事,这事就算正式地告一段落。”

曹向阳瞄了一眼埋头吃面的杨可宜,忽然说道:“你经常来无忧面馆吃面?”

“这是第二回,不过吴喜悦请我吃过两次外卖。”

曹向阳点点头,叹道:“那个吴喜悦,就像住在无忧面馆里的一样。”

杨可宜有些惊诧,“住在面馆里?曹警官,我不太明白你这话的意思。”

“上学期……那时候你还没来,我几乎每次来吃面都可以在这里碰见她。”曹向阳叹道:“以前我还用这事揶揄过她,说吃这么多面食,就不怕长成个面疙瘩吗?”

杨可宜噗呲一声,“曹警官,这样说一个女孩子,你不觉得自己有点过分吗?难怪你这么一表人才的,竟还没有找到女朋友。”

“谁说我没有女朋友?”曹向阳有些不服气地反问。

“你有吗?”

“好吧,我承认,我现在确实还没有女朋友。”曹向阳像泄了气的皮球似的瘪瘪嘴,然后一脸无奈地望着杨可宜。

杨可宜不禁腹诽,“就您这请人喝水喝功能饮料,请人吃饭吃回锅肉的骚操作,有哪个小姑娘能受得了。”

谁知,曹向阳见杨可宜一脸憋笑的神态,竟开口反将一军,“那倒也是,也不是谁都能像杨老师这样,和我这个接地气的小片警打成一片,你说对吧!”

杨可宜一愣,复而轻咳一声来化解尴尬,说实话,她还真没把自己算到“小姑娘”的行列。

“香辣排骨面来了,”两个人快把天聊死的时候,老板娘的声音真如天使一般亲切,她将装满面条的瓷碗放上桌,然后说:“今天早市上买的精排,小火烧制了整整一天,骨头渣子里都冒着油气,滋味绝对一流,曹警官趁热吃呀!”

“谢谢老板娘!”曹向阳取了筷子,立马开吃。

然而,或许是那热情的老板娘见氛围有些冷清,于是她竟在一旁喃喃自言:“唉,我们做饮食的人都清楚,其实好吃的食物往往具有许多内在的相似性。就好比这面条,你们一个爱吃红烧牛腩面,一个爱吃香辣排骨面,这两份面条看似不同,然而若仔细观察制作过程,便会发现,面条是一样的手工面,汤头是一样的大骨汤,唯一的不同只有表面那一层码子而已。所以,吃牛腩面的人不要瞧不起吃排骨面的人,因为你们之间几乎有超过四分之三的内容是完全一致的,不同的只是部分躯壳而已。”

“老板娘,您这话像是很有几分深意呀!”曹向阳停下筷子,抬眼望着面馆老板娘,而杨可宜,她半懵半懂之间,只能埋首继续扒拉着碗里的面条。

老板娘笑意更甚,答道:“我这哪有什么深意呀,不过是开了多年面馆有些感悟罢了。”

“老板娘开面馆以前是做什么的?”曹向阳又问。

“曹警官查户口?”老板娘抬手指了指墙上的证件,“正经个体户,证件齐全、卫生达标、宾至如归。”

“噗……”杨可宜一口气没忍住,竟然差点噎住,曹向阳赶紧递了矿泉水过来,“慢点吃慢点吃。”

杨可宜挥挥手,扯了张纸巾捂住嘴,“没……我没事的,就是吃得太急辣椒进喉咙里了。”

曹向阳拍了拍她的肩膀,终究还是不放心地把矿泉水瓶放在了她面前。

“哎哟,妹子别激动,姐姐跟这曹警官开玩笑呢!”老板娘似乎有些不好意思,便收起了那副戏谑的模样,“嗐,我中专一毕业,干了几年商店售货员,我在百货公司那会儿,虽然销售业绩一般,可是却练就了看人的本事。你们想呀,这世界上哪里还有比商场那种物欲横流的地方更能见识人情百态的,看多了,也就麻木了。后来遇见了我老公,就辞了职,当上了面馆老板娘一直到现在。”

“老板娘,有个问题我一直想问,”杨可宜顿了顿,见对方没拒绝,便继续往下说:“你这个面馆为什么要取名‘无忧’?”

老板娘笑了笑,“面条,大约是这个世界上最便宜最果腹的东西了吧!每个人走进面馆之前都各有心思,可至少他们在这里点餐吃面时,是轻松无压力的,所以,我们就取了这么个名字。”

还真跟杨可宜猜的一样——无忧亦无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