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5章 心之逆鳞

小说: 来时冬至 作者: 聂畔蓉笙 更新时间:2020-08-01 22:32:53 字数:1626 阅读进度:98/98

“这钟的声音好听吗?”

卿若非放下酒壶,转而抬头看向女孩儿,那眼神中是她永远也读不懂的波澜。

冉蘅不置可否,

这个问题没有回答的必要。

那人轻笑出声,

“此钟名为丧,意为死寂。因为它平时从来不会发出声音,当然除了有外人闯入结界。”

卿若非的语速越来越慢,眼睛却始终没有离开过她身上。

果然,她神色变了。

此钟有定位识别的功能,但是对空间管理局的人却是无可奈何。

既然如此,能让她这样警惕,必然不会是那些人,只有可能是……

沈亦尘。

她是不会把这些事告诉那个人的,由此看来,上次雨夜的事还是有用的,至少这个人也不是他想象中的无能。

“水云间的结界可不是吃素的……想看看他吗?”

卿若非的话轻飘飘地传入她的耳朵里,冉蘅不禁收紧了手指,攥着裙面起了褶皱。

她给倾珣传的讯息是让她在结界在等着,杀人夺寿这个任务是她领的,也只能由她审判,等这一切完了,让直接带人就好,她怎么进来了。

卿若非自然是看出了她的异样,手上运了些力道,酒壶凌空而起。又转身四周看了看,这才又捡起地上的小石头,手指轻弹,击碎酒壶。

酒水飞溅,在空中形成了一层水膜,散发着点点红光,结界处的景象展露无遗。

那是一场很持久的厮杀……

生平最讨厌的就是这些东西!

没有痛觉,杀不死,砍不伤,像是寄生虫一样狠命地跟着你,吸你的血,最后活生生地拖死你。

眼前的这些不断涌来的厉灵全是未受教化的灵,他们没有思想,更没有转世和轮回,就像行尸走肉一般,而守在这里便是他们唯一的使命。

林倾珣倒吸了口凉气,生生忍住了腹部传来的疼痛。

照这样耗下去,她和孩子都得玩完。

没有别的办法了,林倾珣咬紧牙关提剑而上,步步幻影,行踪不定,脚踩的每一步都结化出层层冰霜。

水寒剑划破空气,下一秒,原本晶莹带有淡淡水蓝波痕的剑端泛出点点红光,从剑端开始慢慢融化,倾珣将左手背至身后,原本早已消散的水寒剑此时暗自又聚合在灵师身后。

倾珣左手一转,飞身将水寒剑抛出,以她为中心,在空中褪去了它四周多余的冰骨,只剩下中心的精冰,由一幻为多柄,如满天星辰陨落般迎面而来,所过之处冰封万里。

噗……

鲜血喷涌而出,顺着嘴角流下,滴在了衣裙上。

林倾珣脸色苍白,腿脚受不上力,只能是跪倒在地,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,双手紧紧地环在腹部。

越来越痛了……

应该是灵力虚耗过多,被反噬了。

她也真是服了自己这种时候还有空来想想原因。

缓过劲来,林倾珣这才抬头看向远处,那些东西还在靠近,一瘸一拐的,一批又一批,真是要耗死她吗?

闭眼低下头,她在盘算自己还能坚持多久,自己不会真的就死在这里了吧?以后的史书怎么记她?堂堂一代主神居然被这些东西耗死了?

太丢脸了。

就在她强撑起来准备继续时,一阵琴声入耳。

不疾不徐,倒是恰到好处。

无忧琴……沈亦尘来了!

这可真是让她不知道该庆幸还是该懊恼了。

小雨她……是不希望他过来的。

水镜那头,冉蘅将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。

眉眼如旧,身上还穿着白大褂,应该是直接从医院里过来的。

抚琴而来,她的小朋友……一瞬间,她有种想哭的冲动。

小朋友是不应该来的……

“你到底想怎么样?”

冉蘅质问道。

很明显可以感觉到她四周空间的施压,很隐忍,但是谁也不知道她会什么时候爆发。

这一点认知婕姑同样是知道的,犹豫了一会儿,右手不自觉的背后,灵力酝酿间,空气中隐隐的一阵香气。

“我想做什么,你难道不知道吗?”

卿若非挑眉,

“我说过我要毁了他,很容易,不是吗?”

杀人夺寿的引子在这里,证据在这里,任务的执行者也在这里,只要他能灭口,再加上空间管理局的那些人一向不待见他,这项莫须有的罪名就直接落到他的头上,而他……

能在当年大战中单挑九位主神的人,灭口……不是件难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