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六十八章恭候多时

小说: 宋子杰陈梦瑶 作者: 佚名 更新时间:2020-02-15 18:29:51 字数:2115 阅读进度:768/839

随后玫瑰环视了一下周围的情况,把所有危险的地方都已经了然于心,整个要走的路线基本上也在她的心里形成了一个地图。

“跟紧我!千万不要乱走!这里有红外设备!万一出现一些差错,势必会惊动里面的人!到时候如果出现一些差错,你要救的人出现了任何的安全问题可不要怪我!”

说着玫瑰便一个翻身进了别墅院子里面。

经过玫瑰这么一提醒,我的心里也不由得紧张了起来,幸好有玫瑰在,不然以我的本事还真的发现不了红外设备的存在,到时候势必会出动这里面的机关!

说不定还没等我进去呢,里面的人便已经发现了我的存在!或者说,等我进去了之后里面早就已经布置好了天罗地网!

我不紧不慢的跟在玫瑰的后面,她走一步我就走一步,每一步几乎都是按照她上一步的脚印走的,目的就是为了防止我出现任何的差错,到时候说不定不光人救不了,说不定还会把自己给搭进去。

不过到现在我更加的确定了这个别墅里面是有着异常的情况的,也更加的确定了里面就是绑架陈小莲的地方,因为如果只是普通的人居住在这里,一定不会这么警惕的在别墅周围安装这么多的东西!

这个别墅的人越是这么做,就越代表着别墅里面肯定有鬼!

如果我出现一些情况但是没什么,万一玫瑰受到一些伤害,那么我可就是万死不辞了!

值得庆幸的是,从院墙到靠近别墅,我们两个虽然走的很慢,但是胜在小心,值得庆幸的是幸好这个别墅外面没人安排任何的人放哨,不然任凭你是大罗神仙也别想不惊动一丝一毫的走进去!

转眼之间,我和玫瑰两个人已经逐渐的靠近了别墅,仔细的观察了一下,这个别墅的里面的所有的门都是禁闭着的,值得庆幸的是,我们发现三楼的窗户竟然是开着的!

我和玫瑰对视了一眼,随后很是默契的朝着窗户指了指,然后然后我冲着玫瑰打了一个收拾,示意我先上去看看里面的情况。

玫瑰看懂了我的意思,急忙摇了摇头,随后指了指自己。

以往的时候我或许可以听她的,但是现在她必须听我的,因为我们根本不知道里面到底是什么情况,所以只要是先上去的人是有着一定的危险的!

本来玫瑰还想再说什么,可是当看到我坚毅的眼神之后终于乖乖的听话了。

由于别墅的三层楼要比普通的楼房高出了许多,所以我便接着玫瑰给我的惯性,踩着她的肩膀怕了上去。

等我进去了以后急忙查看了整个房间里面的情况,见没有任何的意外方才放心了下来,而这个窗户后面似乎是一间卧室。

我见没有任何的情况,方才冲着外面的玫瑰打了一个手势,而玫瑰点了点头,随后借着助跑一下子冲了进来。

房间里面很是阴暗,由于进来之后便没了任何的灯光,所以我和玫瑰两个人根本看不到任何的东西,就连近在咫尺的我们两个,也都很难看清对方的脸庞。

为了避免会打草惊蛇,所以刚才我们两个一直用着手势交流,但是看现在这个情况,手势是不可能的了,因为根本就看不清,说话也更加的不可能,因为这可能会被别人给听到。

所以我们两个只好手拉这手,不停的摸索着整个房间。

而房间里面似乎空空如也,并且看样子也不像是有人常住的地方,我和玫瑰虽然有些疑惑,但是都没有多想,只是在房间门口处待了许久,听着外面似乎没有任何的动静,所以便悄悄地打开了房门朝着外面走去。

我和玫瑰逛便了整个三楼,都没有发生过任何的异常,甚至都没有找到任何有人居住过的痕迹,以至于我和玫瑰都以为找错了地方。

可是越是这样我却越认为有些奇怪,毕竟之前魅影小组的成员已经确定了这个别墅里面是有人的,如果不是这样根本就没有办法解释为什么外面会有着崭新的车轮印,并且车库里面还停着一辆发动机还热着的车子!

随后我又牵着玫瑰的手摸索到了二楼,整个二楼的房间里面也没有发现任何的情况,只是越走我越能够清晰的感受到一丝若有若无的压迫感!

就在我刚刚走到二楼的楼梯口出的时候,整个别墅里面的灯光却突然打开了!

我和玫瑰不由得下了一跳!就连原本攥着的手也下意识的紧了紧。

罗军正站在一楼客厅的中央面带笑意的看着我和玫瑰,而他的周围站了几个身穿黑色西服的黑衣人,看样子应该是属于保镖之类的人,并且跟在罗军身边的还有一个女人!这个就是之前陈小莲的秘书缇娜!

让我有些惊住的是,就在客厅的最中央竟然盘腿坐着一个身穿黑色道袍的人,并且这个人戴着一顶黑色帽子。根本看不到任何的长相!

最为令我气愤的是,在沙发上面竟然躺着一个被蒙着眼睛,堵着嘴巴,五花大绑的女人!

此人不是我要找的陈小莲还有谁?!

最为令我心疼的是陈小莲的手臂之处似乎有一个刀子划伤的伤口,到现在为止还在不停地往外面流着血!

“小莲!”

我的额头简直快要皱成了一个!“川”字,心里简直愧疚到了极点,我恨不得立马冲下去把眼前的这些人黑碎尸万段!

幸好还算理智的玫瑰一把拉住了我,小声的冲我说道。“冷静一些,你这样只能害了她!现在她可还在这些人的手中!”

经过玫瑰这么一提醒,我也冷静了许多,眼神死死的盯着罗军说道。“为什么?为什么要动她?有什么你可以冲我来!”

罗军不屑的笑了笑。“是啊,这不就是在等你呢嘛?要知道,我可是等了你多时了!你比我想的可是要来的晚了一些!”

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