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22章 你赢了,想要什么?

小说: 我的美女俏老婆 作者: 漫雨 更新时间:2015-01-22 02:26:42 字数:2144 阅读进度:1208/2911

上帝说:生活为你关上了一扇门,就一定会为你打开一扇窗。可翻烂‘圣经’的华美,却觉得,是世人误解了他所要转达深意。在她看來上帝‘关上一道门,从未同时为你开启一扇窗,上帝做的,只是告诉你有窗,其他的已经不是上帝的事情了。’

总想证明着自己的出类拔萃,到头來,才发现徒劳无功,尽添麻烦!游走在这个弥漫着肮脏气息的社会里,对于华美來说,学到更多的,则是成熟。而这份成熟的背后,是那份向往释怀的zìyóu心。

年龄越大,越说不得真心话。虚弱的笑容,看似这般妖娆,多少违心,多少不屑,也只有自己最清楚。以前总觉得这个世界很简单,简单到自己双脚踩的就是全部,可到头來,才发现自己只不过是这个世界的沧海一粟而已,甚至于,扔到海平面内,旁人连听响的心,都不曾有过。

越是如此,越是渴望那段纯真的往昔。在妖媚众生的背后,是华美那颗童心未泯的内心。喜欢吉娃娃,喜欢一个发呆,更喜欢幻想,正如安徒生童话里所描述的那般,渴望着骑着白马來接他的王子。

可真的到了那个神秘而又古老的国度之后,华美才知晓,骑白马的不一定是王子,也有可能是唐僧,那个不食人间烟火的‘秃驴’。现实总是这般残酷,残酷至虐心。

白皙的手臂,伸直紧握住卫生间的扶手,轻柔的拉开,漆黑的卫生间内,只有几缕门外床头灯的散光,映shè进來,下意识退了出去,从外面把灯打开的她,不知思绪又延伸至那里,小声用正宗的汉语嘀咕了一句:

“我的白马王子,何时出现啊,可千万别是秃驴喽。”说完这话,在年龄上与肖胜相仿的华美,竟露出了小女生卖萌的笑容,这份笑容,落在‘有jīng人’眼里,极具杀伤力。

低着头走进卫生间内的华美,在回神之后,总觉得今天的灯光不如以往亮堂,甚至总感觉到有个人影,在自己头上浮动,下意识抬起头。。

突然间,一道人影,从天而降,直接扑向了自己,不等自己开口,对方那粗糙的手心按在了她的嘴角处,整个人被其抵在了卫生间的磨砂玻璃墙上。。如果现在有人站在外面的话,一定会为眼前这一幕所‘jīng呆’了,紧俏硕大的翘臀,此时因为挤压,而白花花的扭曲成一片,如此诱惑,又有几分能抵得住?

“华总,我们又见面了。我一直都很纳闷,为什么我们每一次的邂逅,都如此香艳让人回味无穷呢?还有,我不是秃驴,勉强可以充当你的白马王子。。你觉得呢?”在看清对方的样貌后,华美原本那被酒水吞噬的,有些绯红的脸颊,顿时透着苍白。特别是在现在自己一丝不挂的情况下,对方能悄无声息的潜入自己的房间,那么他就能悄无声息,干点别的事情。。

肖胜钳住对方的手法十分老辣,膝盖直接抵住了对方的腿关节,捂住对方嘴角的那只手,肘关节压住对方的臂膀,使其不能动弹,另一只手,直接把对方的左手按在了胸口,此时坦诚相待的华美,亦能在胸口处,感受到对方手心的炙热。

慌张的神sè一闪而过,眼角微微上扬,即便被捂住嘴,单单看她那夺人心弦的眼眸,就足以秒杀任何吊丝。

“有话要说?我这人很怜香惜玉的,前提是你得值得我这样去做。门口那位,能力再强,我想我能孤身來这寻你,就不怕他能翻出什么幺蛾子來,华总是聪明人,对吗?”说完这话,肖胜缓缓的松开了紧捂对方的手心,在彻底松开之际,不忘轻抚下对方那诱人的红唇,脸上的笑意是那般的邪恶。

“你硬了。。你不会这般饥不择食的在这里寻至刺激吧?”听到对方这句话,肖胜猛然撩起对方一只纤细的长腿,身子不禁往前又抵了几分,恶狠狠的看着对方,轻声道:

“我若说,只是一把枪而已,你信吗?”

“水枪?散弹型号的吗?”说完这话,华美那被释放的右手,‘贪婪’的想要勾在对方的脖颈处,而猛然按住对方手心的肖胜,迅速的摘掉了对方戴在中指上的戒指。。

“LED材质,能让对清晰感觉到你就在他身边不远处。指尖紧按十秒钟,他的戒指上的亮光会持续发亮。很劣质的提醒手法,末世卡门,什么时候穷的都有这种小伎俩了?”说完这话,肖胜故意伸直了脖颈,把鼻子凑到了对方脸边,细嗅几分,那股幽香,着实撩动着他的心扉。

“对了华总,听说你以前练了长达十年的舞蹈。还曾在欧洲最富盛名的金sè大厅表演过?”

“嗯哼。。怎么,肖总想看?”

“不,不,不,想看也不会在这里看,我会把你掳回国,锁在家里好好看。我只是想证明一件事而已,人家都说,练过舞蹈的女人,人体的柔韧xìng是常人的数倍,你摆出各种姿势來,甚至撩人,今天,我只是想玩个刺激点的姿势,不知道华总,能否满足我这一小小的愿望?

不远千里,从华夏追到这里,单单这份心,就该让你感动一把吧?嗯?”肖胜手上的动作,越发的不老实,始终保持着妖媚笑容,并沒有任何‘不适’的华美,身子却出卖了她那虚伪的笑容。

绷直甚至微抖,这一切并不是因为华美对方死亡的怵怕,而是眼前这个男人,对自己身体的侵袭,让她无尽的‘恶心’。。

“你抖什么啊?我记得以前看你资料的时候,上面清清楚楚的写道,你十多岁的时候就与男友同居了,应该是老人了,对于马上将要发生的一切,应该轻车熟路,有心理准备吗!”就在肖胜不断的叩开对方的指尖,yù要侵袭对方傲、rǔ之际,终于收起那份妖娆面容的华美,冷脸道:

“你赢了,想要什么?”

“你都说我硬了,你说我想要什么?嗯。。白虎妹。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