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2章 自荐枕席

小说: 再世为凰:重生庶女要逆袭 作者: 山有扶苏 更新时间:2019-07-09 06:58:46 字数:2214 阅读进度:222/637

第222章自荐枕席

那白衣男子见状,一挥手,将所有的银针悉数取下。

景子初浑身无力地瘫软在浴桶上,微微仰着头,胸膛有些喘。

封染见他的样子,语气淡淡道“你体内的寒毒太过顽强,若要根除,只怕还需要几年。”

景子初抬手拭去嘴角的血迹,明明是十分懒散的动作,配上那张妖孽而清冷的脸,竟然也带着几分魅惑人心的邪魅。

只听他轻笑一声,丝毫不在意道“能治好就行。”

闻言,封染眸光一动,朝他看了一眼。

从前他这般说,景子初却是一副治得好就治治不好就听天由命的态度,现在怎么求生欲这么强了

沉默了片刻,封染问道“听说你成亲了”

“嗯。”

想起自己的小妻子,景子初的眉眼都柔和了几分,嘴角都溢出了浅淡的笑意。

封染却觉得有些伤眼。

不过他对与病情无关的事向来不感兴趣,便也没有多问。

等到他收拾好东西出去了,卫风才走进来。

景子初仍然泡在药水之中,体内的寒毒太过顽固,尤其现在是冬季,外界温度过低,他的身体对温度的感知也越敏感,寒毒越容易发作。

瞧着景子初苍白的脸色,卫风抿紧了唇,眉头微微蹙着。

这些年一直是他陪在景子初身边,他经历了什么,他一清二楚。

所以卫风拼了命地保护他,想看着他完成他的宏图伟业,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,景子初的初心发生了变化

“卫风。”

“属下在。”

景子初没有睁眸,问道“京城那边如何了”

卫风在心里叹了口气,道“京城一切都好,主子离开后,夫人回将军府了。”

景子初现在只是想到凤九离,便恨不得立马插上双翅飞回她身边。

明明才分开半个月,可是他却发了疯似的想她。

原本他都是在年前才来风华谷的,毕竟新年过不过,都是他一个人,景子初无所谓。

但是现在不一样了,他有了小妻子,总是要陪她一起过的。

屋内又安静了下来,卫风便守在景子初身边,看着他泡了一夜的药浴。

凤九离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,觉得身旁似乎不太对劲。

像是在这寒冬腊月里,忽然有一个大火炉,凤九离下意识地就往前凑,只是一触碰,便立马睁开了眼睛。

眼前郝然是陌长玉那张放大的俊脸,海棠色的衣袍半敞着,也冻不死他。而他的手撑着脑袋,嘴角含笑,一瞬不瞬地看着她。

凤九离的脑子又一瞬的死机,反应过来之后,犹如碰到了什么毒蛇猛兽一样,立马翻身滚下了床,直接抽出了一旁的剑,抵着他的脖子,眸色发冷得不近人情。

“你怎么会在这里”

陌长玉看着凤九离,她身上只穿着中衣,头发凌乱,大概是初醒,眼睛都还有些迷蒙,但就是这样,也掩盖不了那一身的杀气。

陌长玉轻笑一声,手指迅速夹住了那把利剑,移开了自己的脖子。

“宗主,刀剑无眼啊”

那拖长的尾音,带着几分少年特有的沙哑,让人忍不住尾骨酥麻。

就是凤九离讨厌这个家伙,也不得不说,陌长玉真的长了一张祸国殃民的脸。

凤九离坚决不被美色所惑,那把剑再次搭在他的脖子上。

“你到底想干什么”

凤九离此刻心里警惕满满,星弋他们都住在隔壁的房间里,陌长玉神不知鬼不觉地摸进来,还摸到了她的床上,怎么看都像是要图谋不轨啊。

陌长玉轻笑一声,勾起一缕墨发,姿态慵懒,似笑非笑道“看样子,昨夜我送的礼物,宗主并不喜欢。”

凤九离呵呵,“美人虽好,本宗主也消受不起,还是玉公子自己留着吧。”

“所以啊。”陌长玉冲着她眨眨眼,“长玉这不就来自荐枕席了吗”

凤九离的手一抖,这家伙说什么

陌长玉薄唇微翘,趁着她失神这会,直接拽住了她的手腕,将她拖到了榻上,长腿一压,两个人的姿势一下子就变成了男上女下。

凤九离瞳孔一缩,当即便想做出反应,但是陌长玉比她的速度还快,捏住了她细嫩的手腕,双腿也压制住了她的腿,完全不让她动弹。

“陌长玉”凤九离是真的恼了,目光阴狠地瞪着她。

陌长玉的心仿佛被什么刺了一下,微微有些疼痛,不过很快,也被那赢了她的快感压下去了。

他凑近了一步,在她耳畔吐气呵兰。

“宗主别急,长玉这就来伺候你”

凤九离使尽了全身的力气,都没有办法把他踹下去。

毕竟男人跟女人的力气还是有差别的,陌长玉又有心压制她,怎么会让她轻易跑了

他的手搭在她的腰间,勾住了那不堪一击的丝带,他的每一次触摸,都让她觉得无比恶心。

“陌长玉”凤九离咬牙切齿,恨不得将他撕了。

景子初也曾这样与她接触,可是凤九离并未觉得厌恶,只会觉得害羞,而现在换成了陌长玉,凤九离只想一刀把他劈了。

陌长玉动作一顿,眼里闪着寒凉的光。

“宗主不喜欢我吗”

双眸中眨着星光,那一刻,尽是纯粹得如冬夜中的寒星。

凤九离却没有丝毫动摇,更是鼓足了劲吼道“星弋”

外面两道人影立马冲了进来,见屋内的情况,星弋跟南野脸色皆是一变,毫不犹豫地拔剑朝陌长玉刺了过去。

陌长玉也不是吃素的,直接翻身躲过,这样一来,他也松开了对凤九离的钳制。

瞧见眼前这杀气腾腾的三人,陌长玉丝毫没有在虎口拔牙的危机感,反而笑眯眯的,声音懒散道“宗主,这可就没意思了,我不过是跟你开个玩笑。”

凤九离冷哼一声,“不如我送你去跟阎王爷开个玩笑”

话不多说,三人直接朝着陌长玉攻击过去,陌长玉也笑不出来了,左躲右闪的,好不狼狈。

所以吃早饭的时候,盛惊羽看着陌长玉脸上的伤,十分天真问道“长玉哥哥,你的脸怎么受伤了”